首页 >> 考古学 >> 原创首发
聚焦仰韶文化研究 总结百年考古成果 ——“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在京召开
2021-12-08 14: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娓 字号
2021-12-08 14: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娓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张娓)10月15日,由国家文物局主办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在京召开,会议总结仰韶文化百年考古成果,通报了河南、陕西、山西等省仰韶文化考古与研究的最新进展。

  仰韶文化考古研究获新进展

  作为仰韶文化的核心分布区之一,山西仰韶文化考古的探索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在百年探索历程中,先后开展了一系列文化谱系的建构和聚落考古探索等方面工作,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和认识。以黄河东岸地区的一些突破为例,山西省考古研究院馆员张光辉介绍,2019年,离石德岗河前坡地上的仰韶中期小型聚落,发现一批排列规整的五边形房址,这些房址以最大一座房址F1和最前端的F3方向25度为主导进行排列,其他房址均以各自方向向其偏转,形成一个与平原聚落不一样的向心结构——坡地向心结构聚落。除个别大房址外,房内多放置成组生活器皿和工具,出土器物组合完整,反映了仰韶中期一般家户的生活状态。唯独最大的一座房屋居址F1没有生产工具,只有部分水器、食器和盛储器,也暗示了其功能并非一般的家屋,可能是一个集会之地。

 

  2021-12-08,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的仰韶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据介绍,仰韶村遗址是仰韶文化发现地、命名地,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地,遗址公园将仰韶文化博物馆、发掘纪念点、文化层断面、考古展示区等景观串点连线。 中新社记者 阚力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陕西大量的考古工作确立了中国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序列和编年标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明志在介绍陕西地区仰韶文化研究新进展时这样说道。他说:“近些年,随着陕西龙山时代城址的发掘,如芦山峁、石峁、我们逐步认识到,龙山时代的合院式建筑、马面、瓮城等礼制性要素,其源头可能早在仰韶文化半坡时期、庙底沟时期就已经展现出雏形因素,只不过以前我们没有对比对象,没有条件进行长时段比对。这将是探索仰韶文化文明要素起源的一个主要方向。”

  仰韶村遗址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城北部约5公里,遗址北靠韶山,东西两侧为沟,深达50余米,南临刘果水库,三面环水,土地肥沃,是先民们生息繁衍的理想场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魏兴涛在介绍河南仰韶文化考古新发现时说,为深入挖掘黄河文化内涵,实施“考古中国·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项目,进一步了解仰韶村遗址文化内涵及聚落布局、功能分区等信息,深入探究豫西地区仰韶文化时期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启动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工作。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发现遗迹较为丰富。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发掘发现大量红褐色草茎泥、青灰色“混凝土”墙壁地坪等房屋建筑遗存。据检测结果分析,仰韶时期的先民很可能已经开始使用以烧料礓石加粘土为胶凝材料。

  从仰韶文化“大房子”感悟古代文明

  仰韶文化是中国新石器时代黄河流域的一支重要考古学文化,学界一般将仰韶文化时期看作是氏族社会的大发展阶段,并从对单个聚落形态和公共墓地的研究来论证仰韶文化的社会结构。其中,仰韶文化的“大房子”是该时期最具特色的文化现象之一。

  仰韶文化的“大房子”集中发现在庙底沟时期,分布范围甚广。河南灵宝西坡、陕西白水下河、山西离石德岗、甘肃秦安大地湾等都曾报道发现有面积超过200平方米的方形或五边形“大房子”。这些“大房子”不仅内部空间敞亮,而且建筑结构讲究,地面反复铺设,有的还有彩绘的墙皮。近年来相关研究成果更是层出不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张海介绍,近年来,有研究者利用微体植物遗存的鉴定和分析,推测在仰韶文化的“大房子”里还可能发生了集体的宴饮行为,这也被看作是凝聚社会力量和彰显社会权力的一种方式。由此可见,集体权力的行使是仰韶文化社会组织活动的一个重要特征。

    2021-12-08,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的仰韶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据介绍,仰韶村遗址是仰韶文化发现地、命名地,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地,遗址公园将仰韶文化博物馆、发掘纪念点、文化层断面、考古展示区等景观串点连线。图为仰韶文化博物馆里陈展的陶器。 中新社记者 阚力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距今6000-5300年前,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以晋陕豫交界地区为核心,覆盖范围最广,人口规模最大,为中华文明的形成和发展积蓄了最深厚的人力和物力基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表示,庙底沟社会形成了“集体取向”的独特发展道路,影响深远,庙底沟类型彩陶的传播促进了各地区文化上的一体化。

  在庙底沟类型的核心地区,河南铸鼎原周围的系统聚落调查显示,最大的北阳平遗址面积近100万平方米,次一级的中心性聚落西坡遗址面积40多万平方米,聚落呈现明显的等级化。李新伟认为,西坡遗址核心部位的发掘和对整个遗址的系统钻探表明,遗址中心位置很可能存在一个广场,广场的四角都有大型半地穴房屋。与其他地区相比,庙底沟社会 “质朴执中”、重视宗族和集体事务的发展道路,如黄土般厚重,积蓄了中国式文明型国家构建的重要底蕴。

  魏兴涛表示,仰韶村、城烟、双槐树等遗址新发现的淀粉粒、酵母等可能与酒有关的遗存,家蚕牙雕艺术品,以及大型带回廊房屋建筑遗迹等,是仰韶文化社会复杂化的集中呈现,表明仰韶文化中晚期已经即将或者初步进入了文明社会。

  仰韶文化研究是中国考古学的一个缩影,即将走过百年历程,也迎来更好的发展机遇。

作者简介

姓名:张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百度